青松康复护理集团CEO入选北京榜样人物

浏览数 289   分类: 2017年05月19日

青松康复护理集团CEO入选北京榜样人物

在北京、上海的社区里,王燕妮有近20万张床,但她至今没给自己买一间房。她每天得操心惦记着近20万名老人。在她心中,这些老朋友远比自己的那张床重要。在这个学国际金融,顶着海归、MBA、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等耀眼光环的时尚女孩眼中,外企、高薪都是浮云,为老人服务、让老人快乐才是命中注定。

燕妮从小就是老人的“小伙伴”,她特别享受与长者对话,爷爷和爸爸的很多朋友都是小燕妮的老朋友。“我喜欢听他们讲人生经历与经验。”燕妮把这看作是成长的财富。

爷爷71岁那年,不慎从凳子上摔下,二次中风,与世长辞。哭红了眼睛的燕妮朦朦胧胧地意识到:帮助自己成长的老朋友,也到了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2002年的最后一天,她走出世界500强摩托罗拉公司的办公室,准备开创一份照顾老人的事业。

父母无法理解女儿的想法——放弃人人羡慕的外企高薪,留学搞养老?简直是疯了。燕妮并未回头。她带着自己的积蓄和借来的学费,登上飞往法国的航班。

青松康复护理集团CEO入选北京榜样人物

 

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燕妮选修了一切与创业有关的课程,她要创建一个平台,吸引更多人做老人的小伙伴。她甚至给自己未来的公司起好了名字——青松。 在燕妮的字典中,养老不仅仅是基本的生活照料。来欧洲之前,她曾经走访过自己的老朋友们。她惊讶地发现,那些曾经踌躇满志、神采奕奕的老朋友,退休后,变成了焦虑、失落的小老头。这种变化让燕妮心疼,也让她找到了方向:“我要让他们快乐起来,让他们看到希望,年老不是黄昏,而是另一个开始。” 傲然的青松,正合燕妮的心意。“晚霞、夕阳红,那不是完美老人的形象。”她说:“老人依然可以有活力,享受快乐、积极的生活。”

结束留学,数家知名跨国公司都很满意燕妮的履历,向她抛出百万年薪的橄榄枝。但燕妮不为所动。在麦肯锡面试时,燕妮像一个布道者,推销青松。“你提到青松时,整个人都在发光。你来这里,我们只是多了个咨询师,但世界上少了一个尽情追求梦想的人。”麦肯锡的合伙人对燕妮说。

然而,创业不是风花雪月。父母的不理解,每天面临的新困难,身上背着留学时欠下的4.2万欧元学债……这些都没有压倒燕妮心头的那棵青松。那些日子,她只领最低工资,甚至没有为自己买过一件衣服、一双鞋子,但她心里充满希望:“我做的是最阳光的事业。”

燕妮在国内最先引入“乐龄”概念,希望带着老人学电脑、学外语、出国旅行。在国外很成熟的模式却并不适合中国,习惯自制隐忍的中国老人,总觉得娱乐、享受就是在浪费钱。

燕妮开始反思,中国老人不看重享受,那看重什么?

在中国,有3000多万名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失能老人,而康复护理却是空白。“对!健康,中国老人最看重健康。”燕妮当即决定转型,青松改做上门护理,为失能的老年人提供居家养老的专业护理。可她没想到,工商注册时,竟找不到“老年护理”这一行业分类。“老年护理服务”、“居家护理服务”、“养老护理服务”、“居家养老护理服务”……燕妮不断变换着名称在网上注册,竟一连被驳回10多次。她有些沮丧,提笔给工商局的负责人写了封信:“我们都有步入老年的父母,也都会成为未来的老年人。专业居家护理的提前干预可以有效提升老年人的健康水平,延长他们积极生活的周期,是养老最有效的选择。但一个简单的公司名称注册,就给真心想为老年人提供实际服务的企业制造了仿佛难以逾越的鸿沟……”

正是这封信,打动了那位负责人。2009年9月,燕妮终于拿到北京市第一张“老年看护服务”类的营业执照,“青松老年看护服务公司”正式挂牌成立。

青松的看护服务并非提供护工和保姆,燕妮请来具有全日制医学、康复、护理教育背景,并有一定临床经验的专业服务人员,为失能半失能、病后术后老人提供康复性护理。“王氏康复型护理”,虽然不能治愈慢性病,却可以明显改善病症,让老人“病而不残,老而不衰”,享受更高质量的生活。

青松的第一个客户是住在酒仙桥的一位80多岁的老大爷,患有帕金森、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在家卧床近3年,不但无法坐起,腿部关节严重僵硬。由于缺乏专业护理,肺部功能也开始退化,痰液积郁,甚至无法开口说话。

青松的康复护理师一周三次登门服务,9个多月后,老人关节可以打弯了,也能坐起来了,精神好时还能和家人聊几句。老人对燕妮很是感激:“姑娘,多亏你让我坐起来,还能出门看天。”

燕妮和青松的“松仁”们很有成就感,“听到老人说话的那一刻,我觉得花都开了。这真是一份很酷的事业!”燕妮说。



没有了,已经是最新文章